只是一块炸鸡翼,适合存放于有Maimai的机厅并留下手套和币【x】
Dy/Lanota/Arc沉迷中
突然YGO,然而并不会产出(

Lunatic Rave2.Beta.OOC.ver./城市之歌/

EX万物理论:
转个大号

!!ATTENTION!!

这是基于音乐游戏BMS的曲拟同人文。世界观设定不再在文内说明,请出门左转设定大长条x

试图在这篇文里尝试POV写法……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orz

我不知道有没有人雷曲拟CP但是为了防止踩雷我还是先标一下我曲拟CP取向【......(虽然看当年天团感觉本圈人什么邪教CP都吃(ry】

DataErr0r x DropDown/Nhelv x Finixe/Life is PIANO x Life Is Journey

以上OK的话

 

 

【DataErr0r】

夜的城市失了日间的繁华喧闹,中心城阴沉沉地罩于灰黑的天色之下,街道上的行人寥寥无几,只剩路灯孓然立于大道两侧,固执地散开橘色的灯火。

然而幕后森林的总部向来灯火通明,有如一座灯塔刺破了夜间昏暗的天空,像是某种无声的宣言,诏示着这座城市依旧是音灵们的领域。

时钟敲过十一点,大道间又归于寂静。浅蓝色的光流盘旋缠绕,汇聚成一片闪光的云雾,DataErr0r的身影在其中悄无声息地显现,立于大道尽头的金属大门前。她抬起头,望向面前几近拔地而起的高楼,窗户间透出的灯光落入她湛蓝色的双瞳。

她深吸一口气,向前一步,指尖抵上了冰凉的金属。

“Imprinting.”她低声道。

下一秒,属于幕后森林的纹章猛然被光芒勾勒出形态,在银白色的大门上灿烂而炫目地燃烧。铁门无声息地向两侧滑开,Area BMS的核心地带向她开放。

 

虽说在夜间的工作不如白日那般舒适,但于她而言却并不如其他人那般令人不快。甚至——偶尔意外的有趣。这座城市最神秘的角落总是在嗅到了夜间的空气时才肯睁开眼睛,现出原有的样貌,在灿烂星空的映衬下讲述她所不知道的故事。

可惜今天的工作实在是和有趣这二字干净利落地撇清了关系,甚至连起因也只是她无聊时查阅数据发现了几个微小的异常。在脑海中思考着怎么熬过接下来近一小时的无聊时光,她有些无奈地踏进了大楼之中。

她的脚步在空旷的走廊间回响,临近会议室时却并没有被往日的喧闹盖过。她探头往里一望,平日最大的麻烦制造者已经偃旗息鼓地趴在桌子上睡去。往常白日里若是会议室有了人便总免不了是一片热闹,Doppelganger和一圈人斗嘴的场面几乎屡见不鲜。一想到这儿她不禁有些想笑——谢天谢地他们不知道,那份整天被鞭尸的“提请让Doppelganger出任幕后森林成员”的可怜提案正是出自她和DropDown之手。

DropDown身边的空位显然属于她,于是她拉开了他身边的椅子。然而她一不小心,椅子拖在地上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尖叫。她慌忙望向Doppelganger,祈祷着千万别无意间把他从梦中拖回现实。谢天谢地,他纹丝未动。

“诶......?晚上好啊Error!”Finixe倒是注意到了DataErr0r。

“晚好啊Finixe。”她笑着打了招呼坐下,“还好没弄醒Doppelganger。”

“一会就不得不叫醒他了......”DropDown探头过来插话,“呃,我是说,如果Aleph不来的话。”他对着DataErr0r眨眨眼睛,她相当确信他的意思是Aleph今天要当一只彻头彻尾的鸽子。

“早知道你要抓我们开会我干脆就不说了,”她无奈地道,随手捏起了桌子上的一次性塑料杯,心里暗自怀念着房间里温暖的床铺和那台放在柜子上的Switch。

“让全幕后森林夜半开会的大功臣,我。”

“所以是什么事?”Finixe好奇地发问。

“待会开会再说,那样你们就可以一起殴打我。”DataErr0r耸耸肩,心里暗自祈祷DropDown待会千万别说漏嘴,告诉大家这个会议的起因全出于她无聊时查看了这几天魔力监控的数值变化。

时钟飞快地走向十一点一刻,马上就是约定好的会议时间。她面对着还缺了一半人的圆桌暗自叹气,眼睛已经看向了DropDown。

“离一刻还差四分钟,还缺一半人......要不就这么开始算了?”

DropDown看着桌边的三个椅子,脸上挂着无可奈何的笑容,“行啊,那就——”

只是DataErr0r一开始就没打算让他说完,她伸出脚,恶狠狠地踩向睡得正香的Doppelganger。

白发蓝瞳的分身立刻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他一脸绝望的抬起头来,将碎发胡乱拨到一边。“醒醒Doppel,开会了——”

“为什么是我?”

“因为Aleph咕了。”她指指剩下的空椅子,“可能有人喷洒过量除草剂,大概吧。”

“Nhelv不是也没来——”

“一,”DataErr0r已经准备堵他的嘴,“Finixe和Nhelv都不是你同家。二,Finixe醒着。三,你要是还打算睡,LeaF家就算全体缺席。”

“还没一刻钟呢!!!”Doppelganger指指挂钟。

“就差三分钟,”Finixe接过话,“别睡了......”

“......太过分了,”Doppelganger满脸怨气,“信不信我下次往你们的水里下MARENOL,致死剂量的那种——”

然而DataErr0r眼角余光已经看见了一团灰色烟雾无声无息飘进了会议室,她趁机对着Finixe眨了眨眼睛。后者明显是收到了暗示,脸上的表情已经开始憋笑。

“往水里下MARENOL?”灰发的亡灵在雾气中现了身形,红色的眼睛望向刚刚还在试图与DataErr0r斗嘴的Doppelganger,“可以试试,”她说。

I的分身顿时噤了声。

“好吧......那么,靠谱人员到齐了,不靠谱人员——”她看向Doppelganger,“也醒着,”她看向后方的挂钟,对着DropDown比了个“请”的手势,“来讲点正经事情吧。”

“那我就开始了......?”DropDown站起身来,椅子又刺耳的发出了一声尖叫,“是这样的,这几天的午夜十二点,我和Error在城市的魔力监测系统上发现了一个异常的变动,虽然还没有到能够触发警报的程度,但是波动程度每一天都在增大。”

“其实我觉得实际上没有守在这里的必要,毕竟只是数据波动,在这里也看不到什么,但是觉得还是通知一下比较好,”她接过话,指尖在空中一划,调出几片悬浮着的蓝色光屏。她习惯性的试图去敲敲上面显示着的图表,手却直接穿了过去,“......我还是习惯那种投影板......”

“需要的话可以把会议室的投影开起来?”DropDown问道。

“不用,我就随口说说......总之实际上不是什么大问题......就希望大家这段时间注意一下。然后DropDown说,希望各位留到十二点整看看能不能观测到什么异常。”

“总觉得看上去不像是什么好事......”Finixe开口,“也许我们应该调查一下?”

“过往有类似的记录吗......?”Doppelganger开口发问,“说不定能找到什么线索......”

“有的话大家今天就不用坐在这儿了......”DataErr0r叹了口气,“我调查了所有的事故报告,也查了是否有相似的数据异常,结果什么相似的都没有......”

“DataErr0r......?”Nhelv轻声开口,浅红色的瞳闪动了一下,“七楼。七楼的纸质资料库。”

DataErr0r愣了一下,站起身来,“你怎么知道......?”

“我更喜欢纸质文件。”

她顿了一下,站起身来,“我去看看。”

 

她匆匆忙忙冲出会议室外,听见DropDown她在身后大喊着“五十分之前回来”。

资料库的大门显然许久没有再被打开过,灰尘扑面而来,呛得她禁不住咳嗽了几声。她伸手打开房间内的电灯,却发现它们也因年久失修而开始闪动得忽明忽暗。她深吸一口气,踏进许久未曾有人进入的房间之内,开始寻找那几份久远的文件。

 

【Nhelv】

她望着DataErr0r冲出房间,蓝色的风衣在她身后飘动。DropDown也匆忙跟出去,他的声音在走廊间回响。

显然会议室的桌子多灾多难,她看着桌子上被打翻的水杯想到。

Finixe的反应比她快得多——不死凰又干起了收拾残局的工作。桌子上的抽纸已经被拿去吸干溅了一地的水,Finixe捏着那个不幸的杯子瞄准,“啪”的一声正中垃圾桶。

她却并没有在意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就连DropDown回到了会议室的桌子边询问大家还有什么意见都没能引起她的注意。

有什么东西不对劲,她心底有个声音对着她大喊,“你漏掉了东西,”它这样说,“这场会议没那么简单,DataErr0r发现的数据异常比她以为的要重要的多,这背后的问题——不是你自以为的那么容易解决!!”

她深知自己的预感从未错过,只是她并不知道应该从何对人说起。那毕竟是缥缈而无形的东西,没人需要承担她的不安。

她深吸一口气,那种糟糕的感觉这几天以来都没有停止在她的脑海里萦绕。楼上的纸质资料库她确实去过,也的确查阅过那些老旧的文件。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其中有哪份文件的内容看上去和自己的预感相吻合,但她却无法回忆起哪怕是一丝一毫。

也许需要明天再去一次,她想,眼前仿佛浮现出常年无人拜访的资料库破旧的样子。

“Nhelv......?那个,你在听吗?”Finixe的声音突兀的在她的耳边响起,把她拉回了现实。

“抱歉......我有点走神,”她慌忙道歉,对上Finixe的双瞳,“所以......?”

“是这样的,”DropDown开口解释,“刚刚Finixe提到,我们可以去河边观测,Finixe说,如果波动足够强烈的话她还可以试着追踪——”

“河流是魔力载体......听上去是个好主意。”她愣了一下,“所以......”

“快要半点了,”Finixe兴奋地开口,“这里离流音河还有一段距离,如果走过去的话多半赶不上十二点整,我能直接飞过去,Nhelv你介意带着DropDown走吗?”

别去,留下来。她脑海里的声音再次响起。去。它又这样反驳刚刚的话。

她深吸了一口气,勒令那两个声音闭嘴。

她点点头。

DropDown把手伸过来的时候她听见他低声说了一句“麻烦了”。她轻轻地捏住了他的手指尖,闭上了双眼。

下一瞬,她能感觉到她的实体分崩离析,化为一片片缥缈的虚影,借着阴影无声地在夜晚中旅行。

 

她在横跨流音河的大桥投下的阴影中现了身,双脚踩上了坚实的大地。她看见DropDown在冷冽的空气间略微瑟缩了一下,然后裹紧了他的风衣。她伸出手来,淡红色的光芒在指尖凝结,它们在空中盘旋缠绕,点起了一个神秘的符文。

“这是......?”

“Finixe飞过来需要时间。她需要知道我在哪儿。”她说,“能麻烦你先留在这里吗?我想先去四周看看。”

“没问题。小心一点啊。”

她勉强扯开嘴角对着DropDown笑了一下,转身向河滩走去。那种不对劲的预感愈加强烈,她甚至感觉到它们已经开始试图为她指引出方向。她在河边蹲下,看着河流从地平线的尽头蜿蜒而来,在灯光的映照下泛起微微的银色。

【TBC.】

其实我本来想写完Nhelv的这个部分再发的 但是我实在是肝不动了【草】就 先这样【你


评论

热度(13)

  1. EX万物理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