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一块炸鸡翼,适合存放于有Maimai的机厅并留下手套和币【x】沉迷曲拟和原创,求求您粮我【???】

「Never.」

自家曲拟相关!!!
是非常严重的邪教请注意避雷【【【↓
DataErr0r×Information Transmission
剧情辣鸡文笔辣鸡,您现在点退出还来得及.jpg
如果OK的话↓

关于DataErr0r和Information Transmission之间的最后一次战斗,结果,和后续.

         Information Transmission受伤了,是远比她所能够预料到的更加严重的伤.
        浅蓝银色的长发沾了血,被粘结成了一片一片,白色的风衣——现在近乎都无法辨别本来的颜色——早已经被她的血液浸透,划得破烂不堪,湿漉漉的搭在身上.眼镜的镜片上染了血迹,玻璃上全是裂纹.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的身上现在究竟有着多少道伤痕,无论是在战斗中被擦出的,几条深的甚至都能看见骨头的伤口,还是仅仅是跌落在地时被沙石所擦出的血痕都在不止的向外涌着鲜红的液体.
        她讨厌——甚至是痛恨着这样的战斗,然而,恐怕她不得不.
         本来想着最差的结果不过是两败俱伤,现在的情况却比想象的……究竟是稍微好一点,还是更加糟糕?
         先抓到了DataErr0r的破绽,却因自觉下不去手而被借机重创……DataErr0r她,果然还是恨着我的吧……
         Information Transmission想着,嘴角扯起一个苦笑.
         她听见了自己痛苦的咳嗽声,仿佛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就如同自己的灵魂正漂浮于空中俯视着自己残破的躯体.口腔中弥漫开的血腥味愈加浓烈,她试图伸手去挡住——起码不要让从嘴角漫溢而出的鲜血被对方看到,然而她依旧是失败了.鲜红的液体滴入身下的地面,那片暗红色仿佛又向外蔓延了一点.
         ……甚至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吗,她想.
         她说不清现在的感受.整个身躯仿佛已经麻木,所剩的感觉只有伤口所带来的疼痛。听到的声音模模糊糊,所见之物也被蒙上了一层浓重的血雾.
         她觉得自己听见了脚步声,然而她想,那绝不是前来试图拯救她之人的声音.
         DataErr0r在距Information Transmission几步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低下头看着跪倒在一片血泊之中的她.
         她猜想着DataErr0r是否会说些什么,无论是对她的嘲讽,亦或是抹杀她的“咒语”.她的右手艰难的撑在地面上,承载着身体的重量,左手死死压住几乎被贯穿的右肩上的伤口,血液从指缝之中渗出。
         “你......”她听见了自己的声音,是嘶哑而又无力的音节.
        “放弃吧,Information Transmission.”DataErr0r的声音突然传入耳中,Information Transmission费力的抬起头,近乎失去焦距的瞳孔之中映出了DataErr0r的身影,“你赢不了我的.……比起那个,还不如说——你是无法击败我的,更无法如你所愿……击杀我.”
         “所以……请不要再尝试了.”她轻叹了一口气,说.
         ……我知道了.Information Transmission想着,我一直都知道的.就算有那样的能力,我也不可能下得去手啊——!
        然而,她却并没有明白DataErr0r话语中真正的意思.
        只是胜者对败者无谓的怜悯罢了吧.她这样想着,嘴角无力的扯出一个苦笑.
         反正这样的败局也是无法扭转了吧.
         她垂下眼睛,避开了DataErr0r的视线,几乎是凝聚起了全身的力量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杀了我吧.”她费力的道,声音中透着自己都未曾意识到的无力与绝望.她开始意识到自己甚至快要无法操纵自己的声音,完整的语句被硬生生的划成了支离破碎的音节.腿上的伤口好像又被撕开了,温热的液体涌了出来,在暗红的血迹上又铺上了一层鲜红.
         她已没有剩下再去注意DataErr0r的力气了.——所以,她并未看到DataErr0r脸上,混杂着震惊与悔意的表情,和突然从眼角滑下的一滴泪.
         “你,你......说了什么?”她问.
         那句话中透出的所有感情,悲伤、无力、绝望,是DataErr0r从未听过的属于她的声音.
         ……为什么啊,会变成这样? 明明只是自己从未希望发生的意外……Information一定……再也不会原谅我了吧 .DataErr0r想着,低下了头.
         “我说……杀了我吧,那不是你一直所期待的事情吗?”Information Transmission艰难的调动起了自己的声音,又重复了一遍.
         DataErr0r近乎是完全愣住了.她犹豫着抬起了手,冰蓝色的光芒化为代码缠绕在指尖,暗蓝瞳孔中倒映着已是伤痕累累的Information Transmission的样子.
         她觉得她大概会后退几步,或者是起码做出一点什么抗争的动作——怎么可能啊,她会就这样放弃掉?
         可Information Transmission却依旧站在原地,脚步未曾有分毫挪动.她再次抬起头,曾是闪耀着银光的灰色双瞳现在已经失掉了光彩,却依然在死死的盯着DataErr0r.
        “动手吧.”
的确应该是如此的吧,她想.因为站起来而被撕开的伤口所传来的痛觉不断的提醒着自己已经快要支撑不住的事实.双眼所能看见的世界早已开始一阵阵的发黑扭曲,立于地面的双脚也已经开始颤抖.也许再过几秒……
         “反正……我也要死了.”她轻轻的道.
         ......不,绝不.
         缠绕于DataErr0r指尖的光芒迅速的散去,她放下了手.
          一秒,二秒,三秒.
          Information Transmission安静的数着时间,明明是正数,在她眼里却已几乎是对于自己生命的倒计时.她已经快要什么都看不见了,无论是消散于DataErr0r指尖的光芒还是她脸上从犹豫再到逐渐坚定的表情.她只是在等待,等待着最后终结的来临.
        可仅仅是几秒后,她就再也无力支撑起自己身体的重量.膝盖不受控制的弯曲,她失掉了重心,朝着地面坠落.直到最后都要这么狼狈么……她苦笑着想.然而,地面冰冷的触感和摔落的疼痛却并未如她所预料到的那样传来.
         她靠在了一个人的肩膀上,然后被紧紧的抱住.她咳嗽了几声,呛出了一大口鲜血.她试图抬起头,睁大眼睛确认这个她明明期望着发生,却又不敢相信的事实.
         ”DataErr0r......?”
         “是我.”她听见了DataErr0r声音微微颤抖着的回答.
         “......为什么.”
         “对不起......我本来就不想当你的敌人啊——”
         ......是这样吗.Information Transmission模模糊糊的听见了她的声音.所以,其实她一直都......
         在她的意识彻底沉入一片黑暗之前,她最后所听到的声音依旧属于DataErr0r.
        “相信我,这真的会是最后一次了.我不再会是你的敌人了,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我,我发誓——!”
         “我知道了……嗯,我相信你.”她想,在心里悄悄的回答.

后续,关于一盘打出了Full Recall的Arcaea和Information Transmission收过的歌.

         Information Transmission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醒过来的,究竟是因为昏迷了太久被饿醒的,还是只是正常的醒来,或者是......被DataErr0r敲板子的声音吵醒的.
        ......这个节奏,听起来像是Arcaea里的Anokumene啊——等等 我为什么要在意这个问题???
她一边想着,一边掀开了盖在身上的被子,用手肘撑起了身体.
        ......啊,伤口也被包扎好了.
        ......好冷啊,房间里空调怎么,开的这么低......
        DataErr0r正坐在房间里的桌子前.她套着一件纯白色的T恤,穿着的牛仔裤不知道究竟被磨出了多少个洞.她的嘴里甚至还叼着半根雪糕,双手噼里啪啦的敲着放在面前的IPAD.
        Information Transmission突然就好奇了起来,她从床上爬下来,踩上了放在地上的棉拖鞋,拖着脚步凑到了桌子前.
        .....然后因为扯到了伤口疼得站不稳差点摔倒,还好最后成功扶到了桌子.
         然后她很愉快的看到桌子晃了一下,IPAD上本来就是一片黄的判定上又多了一个Far.
        DataErr0r伸手敲下最后一个Note,屏幕上爆出了Full Recall的提示.
        “没事吧,”她说,“你刚刚好像差点摔倒——”
        “是啊,”Information Transmission没好气的回答,“你都不打算拉我一下的吗?”
        “你摔不死,但是如果我去拽你的话我的FR会没掉的!!!!!”DataErr0r说的理直气壮.
        “......”
        Information Transmission忍住了吐槽DataErr0r和她的音游水平的冲动——毕竟现在自己打不了歌,就算去嘲讽DataErr0r在她眼里——不,烂也算不上,但起码比她差远了——的水平也没什么意义.
DataErr0r你等着,等我到时候我迟早要——在音游意义上的——暴打你——!Information Transmission想到了自己IPAD上早已理论值了的DataErr0r,目光瞟向了Arcaea,这样想着.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