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一块炸鸡翼,适合存放于有Maimai的机厅并留下手套和币【x】沉迷曲拟和原创,求求您粮我【???】

转发平行神仙!!!!!!!!放屁明明是您家总裁不讲理(

AparallelX:

“晚安,尊敬的蕾格烈芙大人。”

回到家的第二天 心血来潮摸了幅鱼(真的好丑啊怎么还能拿出手的啊
前几天在ulo上看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大小姐……恕我直言 每一位大小姐都非常的可爱 而我也荣幸能加入大家的队伍
(没错我就是那个穿着小裙子背着黑包让艾伯帅气地念出他的台词的那个傻缺(划
昨天晚上胡思乱想的时候 回想起开学前最后一天 和翼子一边连麦一边打牌 最后被翼子的琴爹和瑟法打到泣不成声 你妈这两个人怎么这么不讲道理的啊.jpg
现在想想真的 好有趣啊 只不过这样的日子 可能真的一去不复返了呢……
想起来当初没有和她说再见 于是匆忙地摸鱼 想要和她说最后的再见
入坑ul的时间不久 很多事情其实还没有搞懂 但是ul给我带来的却比我想象中要多(下略30000字
从开始到现在 蕾格烈芙一直是我唯一一个从L1攒到现在R2的角色 蕾格烈芙大人 她是那么的漂亮……(失去意识
(所以sc什么时候实装总裁.jpg(质问
本来想sc见的 结果不知道是我家网的问题还是什么 sc下行速度比隔壁某炸弹猫还要慢(苦涩
再加上学业的问题 只能先搁一会啦……
在ulo上看到了很多很多太太优秀的作品 非常感谢你们的辛勤付出!还有每一位来到ulo的大小姐们 你们都那么好((比划
还有每一位ul玩家 大小姐们 尽管我可能不认识你们 但是 我们可能在以前的某一天曾在山上相遇过——感谢这些日子来的关照!
(已经没有什么废话好讲了

“晚安,引导者。”
“晚安,引导者们。”

写不完这次的STORIA互动就不开新坑 再不填坑就自杀(。

Chapter「LEGENDARY」A Story About STORIA

懒得打字 先发
西幻设定,自家STORIA全是小姐姐我也不知道为啥【

伯劳之喙:

插画绘画教程:

画师やまひろ 的发型和立绘素材参考!转需学习吧 (转) 美术绘画教程 ​ ​​​​

Chapter「LEGENDARY」一些角色的简单设定

改了一点点设定【

一块炸鸡翼:

1.【温斯忒尔·普拉里斯】Wingstale·Polaris
又可爱又帅气的小姐姐,背后有可以藏在里面取暖的大翅膀x


看着就超级苏的双色瞳,左银右蓝   奶油蓝色的蓬蓬的头发,看起来软乎乎的揉起来应该很舒服!


→和Erakrocy一起暴打了魔王的勇者法师小姐姐,可是这个勇者身份甚至不是钦定的!!!!
【Erakrocy是莫天家的人设,暂无详细设定】


2.【科赛特斯·维卡诺】Cocytus·Vicani
蠢萌的软妹子,翅膀小小的大概只能飞x毛茸茸的可以揉!!!!!!


咖啡色长发深蓝色眼睛,巫师帽太大总会滑下来挡住眼睛!x


→没落掉的并不黑的巫术家族的咸鱼继承人,除了强行复兴了家族并没有干啥
炸了实验室算不算?


3.【拉斐德斯·文塞芮】Lafides·Vinsary
又帅气又可爱的小姐姐×2,有猫耳【没有尾巴,给我滚!


奶油白色的长卷发,玫瑰金色眼睛.带了银框眼镜高度近视,想对付她只需要把她的眼镜打下来x


→炼金大佬,甚至达成了炼制贤者之石的成就,因为懒而且感觉没啥用只炼了两块,一块弄丢了,费了超大劲才找回来x
每次去法师塔里找温斯忒尔玩都要拿走塔里的炼药材料x
温斯忒尔:再这样我要打人了!!!!!!!!
意外的救了艾泽拉斯,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用自己做的蛋糕成功收买了她.


4.【普拉图】Pluto
帅气并且颜值爆表的小姐姐


深蓝色长发和眼睛,单边眼镜,看起来高贵优雅实际上根本就是个窜的不行的搞事狂魔x


→和男朋友法泽尔一边秀恩爱一边拯救了世界,顺便还搞丢了法杖害的魔王被来找法杖的温斯忒尔打爆了x


5.【法泽尔】Frazel
帅气的法师小哥,为什么耳朵是羽毛翅膀的样子呢?


冰蓝色短发稍微盖住一点点左边的眼睛,眼睛颜色是很可爱的焦糖色xxx


→和女朋友普拉图一边秀恩爱一边拯救了世界,自愿帮普拉图建了法师塔,知道工程量之后就后悔了x给温斯忒尔留了把魔法剑,放在柜子里绝赞落灰中x

画了个本体【?

谁来为他们发声?

Ck:

感动到了(;´༎ຶД༎ຶ`)


❆snniou❆:



对!!!!😭😭😭😭
自己的努力有人看有人喜欢真是莫大的一种鼓励!!!!!
真的很敬佩写手,也很敬佩画手,敬佩产出者
想起我曾经坐在电脑前画了一下午发图却无人问津。。。。。。很多时候这种孤独会消磨人的创作热情,真的要感谢给我鼓励的天使们
所以,喜欢太太就红心蓝手评论关注,喜欢就大胆的上啊!!!!




变态十:







每一个人都需要关注








我是一个画手
我很敬佩文手
文手很累
但是不代表画手不累
微博从几百粉到八千多粉丝摸爬滚打了几年
我一直希望自己有价值
后来有人看我的画 有人给我评论
有人给我转发 有人关注我
因为我努力了
我在不停的画
就像文手在不断的钻研一样
所以四年 有了现在








文手不容易
画手也不容易
每个人都需要热度 需要评论
这是证明自己价值的最快捷方式
看到自己喜欢的画就去点个喜欢点个推荐
举手之劳 能让一个人重新振作啊








Muize.lupe:






























写在前面的话































  • 杂谈允许转载
















  • 个人见解,肯定含有大量的个人观点,但是非引战
















  • 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很少回复评论,但是如果引战类评论会删除,撕逼苗头的评论会删除,请自行去私信。
















  • 对我有人生攻击意味的评论会删除。
















  • 不求每个人都认同。














































 
















今天又看到了关于文手比画手辛苦这样言论的说说,实在是忍不住了,想要谈谈自己的观点。
















我必须要说的一点是当你们在为自己的付出得不到相应的回报而愤愤不平的时候,请想想看,在你说这样的言论的时候对于一个画手否定有多大?
















 
















我并没有说你们双标的意思,作为一个文手我是理解当你们发出这样的文字的心情的。但是同时,作为一个从默默无闻走到现在的写手,一个纯写手,一个认识并且接触了很多画手的写手,我却想为画手发声。
















 
















每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不甘,但是同时,这个世界史公平并且不公平的,比起你们所抱怨的不公平,更多的是公平不是吗?
















 
















我们来根据经常谈论的几个现象来说说。































一个cp的热门多为画少为文































我们必须承认的是,现在的时代是一个快餐时代,比起耗费大量的时间去阅读一篇长达几千甚至上万字的文字,一张好看的,直观的,充满视觉冲击的画相对于文来讲,确实很吸引人。
















但是我想提的,却是一个大家很少会想到的观点。
















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你去写这篇文,是为了什么?
















说对于喜欢一个cp或者说去写出什么其实都是虚的,因为在同人创作者之中,大部分的人群都正处于12岁(初一)到25岁之间,真正说能做到对于众人评价抱有完全无视的态度的人太少太少了。
















我们比较直观的来讲,你去创作,多数都是为了读者。
















那么我比较直白的说一句话,可能很严肃,可能很多人对这句话非常不屑,但是同时,也可能将很多人打醒。
















既然,你不愿意去迎合你的读者,那么,如果你一没有无视这样的冷遇的勇气,没有耐得住寂寞的心,二没有在哪里都能发光的实力。那么,你还在抱怨什么?你该抱怨什么?你该做什么?
















 
















再者,我必须说一点的是,在现在,有多少文手能甘愿寂寞的去磨一篇足以支撑他得到那么多喜欢的一篇文?而这样的作者,在写了一年,并且坚持发粮之后,又有几个,还是那样默默无闻的?
















 
















而同时,能上热门的画手爹爹们,在你们看到他们高超的画技之前,你们可有想过这位爹爹,从入门到现在,画了多久?画了多少?
















 































画比文更容易涨粉,更容易火。































 
















对于这一点,前者我是赞同的,这个我也不藏着掖着。后者我否定,完全否定。
















说句实在话,在主页我突然看到了一个好看的画,我去戳他的头像,看到他的主页有我喜欢的cp的画,我会去点关注。但是被推荐到我的主页的文,我不一定会去看,也不一定会对这个作者点关注,即便是他的热度再高。事实上我的七百多关注至少有五百多是画手。
















 
















但是同时关于第二点,我给你们讲一个实例。我和我绑画阿曼。
















目前我的粉丝数是3200+,阿曼的粉丝是400+,同样是画手和文手。
















其实对于阿曼的粉丝数我是真的,特别心疼的,因为我跟她很熟,所以我了解曼曼,她的空间相册里,去年一年,初三的一年,画了一百多张画。
















还有一位爹地,一位孩厨,一年画了五十多个孩子。每一个都有详细设定,好看的让我想要嫁的那种好看,但现在也几乎没有人看她的画。
















还有我发现的很多爹地,无论是人体还是上色都爆好,又很高产,但是一张画的热度只有不超过二十的热度。
















很触目惊心对吧?我看到的时候也很触目惊心,甚至是心疼的想要将他们告诉全世界那样的冲动。是不是似曾相识?是不是感觉有所共鸣,因为文手之中有与他们相同的存在。
















在你们为自己抱不平而侃侃而谈,而高谈阔论的时候,谁来为他们发声?
















不公平的现象哪里没有?无论是文手还是画手。谁没有沉寂不被人所知的时候?谁没有努力但是得不到回报的时候?
















是文手的专属吗?不是。
















画手就一定比文手要容易出头吗?不是。
















既然这些都不是,那么这样的偏见从何而来?
















 































最后一点却不是列现象,而是我作为一个文手,想对各位文手说的一些话。































 
















我与大家相同,可能很多人看着我现在一篇文章大几百的热度的时候,是很难以想象我以前的一篇文章最高热度不会超过四十并且是在平均热度都在三四十的圈子里,我的文章最高热度才刚刚够到了平均热度的线。
















甚至在我最开始写凹凸的同人文的时候,一翻凹凸的主页,文章都在一百到两百以上的时候,我磨了一个星期的一篇四千加的文章,热度只有三十多一点点
















甚至我去年一年的写作,写了近三十万字,也只涨了不到七百的粉丝。
















我列出这些例子是想说什么呢?
















没有谁的成功是一蹴而就,但是也不会谁努力了很久很久,却全无回报。
















我相信每一个人第一次进入lof的时候看到的不是热度或者是关注数,而是每一篇文章下面那个,只有作者能看到,现在却很少人去看的浏览量
















我的文章,有几百几千的浏览量啊!有那么多人看啊!这种最开始的,最简单的感动,你还能拾起吗?
















第一次收到小红心
















第一次收到小蓝手
















第一次收到写的真好!这样的评论
















第一次收到长评
















第一次收到画手爹爹的同人创作
















那些感动啊,那些支撑你继续写作下去的东西
















你还记得吗?
















 
















谁来为他们发声?
















谁来为心有不甘的画手爹爹们发声?
















谁来为那些默默无闻的做着自己喜欢的别人不喜欢的事的爹爹们发声?
















谁来为当初那个那样感谢画手爹爹的你们发声?
















谁来为单纯的忠于写作的自己发声?
















我一直都觉得初心这个词是个很矫情的词,但是我却很想在这里用这个词。
















只要你有初心,只要你有耐得住沉寂的勇气,只要你有满足于现状的心态,只要你慢慢的丰富自己的羽翼,给予自己足够的实力,那么,你是画手还是文手,又有什么不同?












Chapter「LEGENDARY」Travel&Adventure!!!

上次说好的xs西幻paro!!!【x】
设定稍微有些修改……
吟游诗人xi×天才魔法师sakuzyo
我流xs 可能非常雷请注意【……】您们现在退出真的!!!还!!!来得及!!!
以及你现在看到的这部分总结一下就是 一瓶墨水引起的惨案【x】
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PartⅡ【咕咕咕咕咕
如果以上都接受的话↓

PartⅠ【Plz Let's Go!!!】
         随着一声清脆的玻璃瓶碰撞在桌面的声音,深蓝色的墨水开始在桌面上漫溢,摊开的羊皮纸上刚刚被誊写下的字迹迅速的被覆盖.
        削除花了好一阵子才从被惊吓到的状态回过神来,于此同时,xi正一脸无辜的在窗外拍打着翅膀.
        “削除……?”他说.
        “下次请不要试图从窗子里进来……拜托”,被称作为削除的魔法师头疼地道,“这太……”
        他顿了一下,明显是在组织着语言.很显然,他并没有找到什么合适的词语,他无奈的补充出了下半句,“这太……吓人了……”
         “啊什么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哎呀好啦好啦是门铃坏了就对啦!!!!!!!总之快放我进来——!”
         “啊,好的……”
         于是魔法师叹了口气,伸手推开了正对着桌面的窗子.xi敏捷的从不算太大的窗户中钻进了屋内,稳稳的落到了木质地板上,翅膀的尖端顺带着将墨水瓶精准的扫到了地面.
         “……xi……”削除一脸绝望的道.
         “……对不起,真的……”
         “………………………………”
         为了打破两人之间突如其来的沉默,xi开了口,“那个,楼下的门铃的魔法阵看起来是坏掉了还是怎么样,总之我戳了它好几次都什么反应——”
         然而他的声音却被削除打断了.
         “拜托你了xi,能不能把地面和我的笔记弄干净啊……”魔法师一脸绝望.
        被称之为xi的吟游诗人抬手推了推从鼻梁上滑下几公分的眼镜,眯起眼睛盯着木质地板和桌面上溅上的,属于那瓶现在已经碎成了几块玻璃的墨水瓶所留下的蓝色痕迹.
        他略微思索了一下,将手伸进披风里,抽出了一根镶嵌着水晶的木质魔杖.
        “好吧……我试试.希望你别往墨水里下什么奇怪的咒语啊——”
        魔杖的顶端爆出几点金色的光芒,飘飞到了墨水渍上.然后就在下一秒,原有的深蓝色墨迹瞬间就消失不见.
        “好了——!怎么样?”xi一脸得意的扬起头,魔杖在他的手里旋转了一圈后又被塞了回去.
        “等等……”他突然意识到了一点什么.“这,这是个很简单的魔法啊,削除你……不会吗?”
         xi吃惊的看到削除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这个,这个我真的没学过……我连咒语是什么都不知道……”
         “……我下次教你吧.”xi无奈的扶额.“所以——”
         “不,等等……”削除突然开了口.他抓起桌面上的那卷现在已经变成了一片空白羊皮纸,将它拎了起来.
        “那个,xi,上面的字也被……”
        “……对不起……”
        在短暂的安静了几秒之后,削除叹了一口气,“所以……xi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啊——对了!这里有个给你的委托.”xi说着,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卷轴.他把它放在桌子上,一脸兴奋的摊开来给削除看.
         “就是这个……拜托你去世界各地旅行,记录当地的各种……嗯,委托上说的就是风土人情,上一张记录这片大陆全貌的地图已经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东西了!!!啊总之,你直接理解成去旅游就好了!!!”
        削除略微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接过卷轴,看了起来.“诶……?虽然看起来很不错但是……我不是很想出去……”
         “走吧走吧!!!!我帮你接下来了,咱们一起去!!!”
         “什,什么……?这样吗……好像也没别的选择了……那,那好吧!!!”

Chapter「LEGENDARY」Untitled.

又是邪教CP
Chemical Star×Biotonic,未完
是没啥好看的日常xxx

        通往实验室的楼梯也太长了点吧——
        奶油色长发的学者抱着快比她高的文献,绝望的想着.
        几分钟之前她差点因为没站稳而直接从楼梯上摔下去,她以为走了大半,然而实验室的大门还在不知道多少级阶梯之上.
        她几乎能够想象出实验室里的场景——Laplace多半在摊开的牛皮纸上验算着什么她读起来如同天书的算式,Chemical Star的实验室永远弥漫着烟雾——天知道一个炼金术士是怎么混进来的?自己的那间扔着乱七八糟收集来的植物样本,然而陈列柜里的标本倒是整整齐齐.
        Chemical Star经常因为好奇心,把她的药剂扔在一边跑进自己的——也许能够被称为工作室?她想起来;绿发的炼金术士总是对着她的收藏赞不绝口,好奇的这儿看看那儿摸摸.她也不阻止,毕竟Chemical Star从来不会弄坏她的东西——不,从鸟类标本上拔好看的羽毛不算!!!!!!
         Biotonic对上面摆放的东西了如指掌,于是她会耐心的给Chemical Star讲解.手上的笔也不会停,一笔一划描绘着眼前植物的形象.
        那样的时光总出现在下午,风掀开窗帘,光透进来,照亮了空气中漂浮的微尘.温暖的光线铺了满房,丝毫没有想象中的阴森.木桌子上会放着被Chemical Star端进来的甜点,或许还会带来一大杯水果茶.Biotonic听着Chemical塞了一嘴纸杯蛋糕,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她总会试着猜测那些音节的意思,然后等待着Chemical Star再重复一遍.

「Never.」

自家曲拟相关!!!
是非常严重的邪教请注意避雷【【【↓
DataErr0r×Information Transmission
剧情辣鸡文笔辣鸡,您现在点退出还来得及.jpg
如果OK的话↓

关于DataErr0r和Information Transmission之间的最后一次战斗,结果,和后续.

         Information Transmission受伤了,是远比她所能够预料到的更加严重的伤.
        浅蓝银色的长发沾了血,被粘结成了一片一片,白色的风衣——现在近乎都无法辨别本来的颜色——早已经被她的血液浸透,划得破烂不堪,湿漉漉的搭在身上.眼镜的镜片上染了血迹,玻璃上全是裂纹.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的身上现在究竟有着多少道伤痕,无论是在战斗中被擦出的,几条深的甚至都能看见骨头的伤口,还是仅仅是跌落在地时被沙石所擦出的血痕都在不止的向外涌着鲜红的液体.
        她讨厌——甚至是痛恨着这样的战斗,然而,恐怕她不得不.
         本来想着最差的结果不过是两败俱伤,现在的情况却比想象的……究竟是稍微好一点,还是更加糟糕?
         先抓到了DataErr0r的破绽,却因自觉下不去手而被借机重创……DataErr0r她,果然还是恨着我的吧……
         Information Transmission想着,嘴角扯起一个苦笑.
         她听见了自己痛苦的咳嗽声,仿佛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就如同自己的灵魂正漂浮于空中俯视着自己残破的躯体.口腔中弥漫开的血腥味愈加浓烈,她试图伸手去挡住——起码不要让从嘴角漫溢而出的鲜血被对方看到,然而她依旧是失败了.鲜红的液体滴入身下的地面,那片暗红色仿佛又向外蔓延了一点.
         ……甚至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吗,她想.
         她说不清现在的感受.整个身躯仿佛已经麻木,所剩的感觉只有伤口所带来的疼痛。听到的声音模模糊糊,所见之物也被蒙上了一层浓重的血雾.
         她觉得自己听见了脚步声,然而她想,那绝不是前来试图拯救她之人的声音.
         DataErr0r在距Information Transmission几步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低下头看着跪倒在一片血泊之中的她.
         她猜想着DataErr0r是否会说些什么,无论是对她的嘲讽,亦或是抹杀她的“咒语”.她的右手艰难的撑在地面上,承载着身体的重量,左手死死压住几乎被贯穿的右肩上的伤口,血液从指缝之中渗出。
         “你......”她听见了自己的声音,是嘶哑而又无力的音节.
        “放弃吧,Information Transmission.”DataErr0r的声音突然传入耳中,Information Transmission费力的抬起头,近乎失去焦距的瞳孔之中映出了DataErr0r的身影,“你赢不了我的.……比起那个,还不如说——你是无法击败我的,更无法如你所愿……击杀我.”
         “所以……请不要再尝试了.”她轻叹了一口气,说.
         ……我知道了.Information Transmission想着,我一直都知道的.就算有那样的能力,我也不可能下得去手啊——!
        然而,她却并没有明白DataErr0r话语中真正的意思.
        只是胜者对败者无谓的怜悯罢了吧.她这样想着,嘴角无力的扯出一个苦笑.
         反正这样的败局也是无法扭转了吧.
         她垂下眼睛,避开了DataErr0r的视线,几乎是凝聚起了全身的力量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杀了我吧.”她费力的道,声音中透着自己都未曾意识到的无力与绝望.她开始意识到自己甚至快要无法操纵自己的声音,完整的语句被硬生生的划成了支离破碎的音节.腿上的伤口好像又被撕开了,温热的液体涌了出来,在暗红的血迹上又铺上了一层鲜红.
         她已没有剩下再去注意DataErr0r的力气了.——所以,她并未看到DataErr0r脸上,混杂着震惊与悔意的表情,和突然从眼角滑下的一滴泪.
         “你,你......说了什么?”她问.
         那句话中透出的所有感情,悲伤、无力、绝望,是DataErr0r从未听过的属于她的声音.
         ……为什么啊,会变成这样? 明明只是自己从未希望发生的意外……Information一定……再也不会原谅我了吧 .DataErr0r想着,低下了头.
         “我说……杀了我吧,那不是你一直所期待的事情吗?”Information Transmission艰难的调动起了自己的声音,又重复了一遍.
         DataErr0r近乎是完全愣住了.她犹豫着抬起了手,冰蓝色的光芒化为代码缠绕在指尖,暗蓝瞳孔中倒映着已是伤痕累累的Information Transmission的样子.
         她觉得她大概会后退几步,或者是起码做出一点什么抗争的动作——怎么可能啊,她会就这样放弃掉?
         可Information Transmission却依旧站在原地,脚步未曾有分毫挪动.她再次抬起头,曾是闪耀着银光的灰色双瞳现在已经失掉了光彩,却依然在死死的盯着DataErr0r.
        “动手吧.”
的确应该是如此的吧,她想.因为站起来而被撕开的伤口所传来的痛觉不断的提醒着自己已经快要支撑不住的事实.双眼所能看见的世界早已开始一阵阵的发黑扭曲,立于地面的双脚也已经开始颤抖.也许再过几秒……
         “反正……我也要死了.”她轻轻的道.
         ......不,绝不.
         缠绕于DataErr0r指尖的光芒迅速的散去,她放下了手.
          一秒,二秒,三秒.
          Information Transmission安静的数着时间,明明是正数,在她眼里却已几乎是对于自己生命的倒计时.她已经快要什么都看不见了,无论是消散于DataErr0r指尖的光芒还是她脸上从犹豫再到逐渐坚定的表情.她只是在等待,等待着最后终结的来临.
        可仅仅是几秒后,她就再也无力支撑起自己身体的重量.膝盖不受控制的弯曲,她失掉了重心,朝着地面坠落.直到最后都要这么狼狈么……她苦笑着想.然而,地面冰冷的触感和摔落的疼痛却并未如她所预料到的那样传来.
         她靠在了一个人的肩膀上,然后被紧紧的抱住.她咳嗽了几声,呛出了一大口鲜血.她试图抬起头,睁大眼睛确认这个她明明期望着发生,却又不敢相信的事实.
         ”DataErr0r......?”
         “是我.”她听见了DataErr0r声音微微颤抖着的回答.
         “......为什么.”
         “对不起......我本来就不想当你的敌人啊——”
         ......是这样吗.Information Transmission模模糊糊的听见了她的声音.所以,其实她一直都......
         在她的意识彻底沉入一片黑暗之前,她最后所听到的声音依旧属于DataErr0r.
        “相信我,这真的会是最后一次了.我不再会是你的敌人了,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我,我发誓——!”
         “我知道了……嗯,我相信你.”她想,在心里悄悄的回答.

后续,关于一盘打出了Full Recall的Arcaea和Information Transmission收过的歌.

         Information Transmission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醒过来的,究竟是因为昏迷了太久被饿醒的,还是只是正常的醒来,或者是......被DataErr0r敲板子的声音吵醒的.
        ......这个节奏,听起来像是Arcaea里的Anokumene啊——等等 我为什么要在意这个问题???
她一边想着,一边掀开了盖在身上的被子,用手肘撑起了身体.
        ......啊,伤口也被包扎好了.
        ......好冷啊,房间里空调怎么,开的这么低......
        DataErr0r正坐在房间里的桌子前.她套着一件纯白色的T恤,穿着的牛仔裤不知道究竟被磨出了多少个洞.她的嘴里甚至还叼着半根雪糕,双手噼里啪啦的敲着放在面前的IPAD.
        Information Transmission突然就好奇了起来,她从床上爬下来,踩上了放在地上的棉拖鞋,拖着脚步凑到了桌子前.
        .....然后因为扯到了伤口疼得站不稳差点摔倒,还好最后成功扶到了桌子.
         然后她很愉快的看到桌子晃了一下,IPAD上本来就是一片黄的判定上又多了一个Far.
        DataErr0r伸手敲下最后一个Note,屏幕上爆出了Full Recall的提示.
        “没事吧,”她说,“你刚刚好像差点摔倒——”
        “是啊,”Information Transmission没好气的回答,“你都不打算拉我一下的吗?”
        “你摔不死,但是如果我去拽你的话我的FR会没掉的!!!!!”DataErr0r说的理直气壮.
        “......”
        Information Transmission忍住了吐槽DataErr0r和她的音游水平的冲动——毕竟现在自己打不了歌,就算去嘲讽DataErr0r在她眼里——不,烂也算不上,但起码比她差远了——的水平也没什么意义.
DataErr0r你等着,等我到时候我迟早要——在音游意义上的——暴打你——!Information Transmission想到了自己IPAD上早已理论值了的DataErr0r,目光瞟向了Arcaea,这样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