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一块炸鸡翼,适合存放于有Maimai的机厅并留下手套和币【x】
Dy/Lanota/Arc沉迷中
突然YGO,然而并不会产出(

Lunatic Rave2.Beta.OOC.ver./城市之歌/

EX万物理论:
转个大号

!!ATTENTION!!

这是基于音乐游戏BMS的曲拟同人文。世界观设定不再在文内说明,请出门左转设定大长条x

试图在这篇文里尝试POV写法……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orz

我不知道有没有人雷曲拟CP但是为了防止踩雷我还是先标一下我曲拟CP取向【......(虽然看当年天团感觉本圈人什么邪教CP都吃(ry】

DataErr0r x DropDown/Nhelv x Finixe/Life is PIANO x Life Is Journey

以上OK的话

 

 

【DataErr0r】

夜的城市失了日间的繁华喧闹,中心城阴沉沉地罩于灰黑的天色之下,街道上的行人寥寥无几,只剩路灯孓然立于大道两侧,固执地散开橘色的灯火。

然而幕后森林的总部向来灯火通明,有如一座灯塔刺破了夜间昏暗的天空,像是某种无声的宣言,诏示着这座城市依旧是音灵们的领域。

时钟敲过十一点,大道间又归于寂静。浅蓝色的光流盘旋缠绕,汇聚成一片闪光的云雾,DataErr0r的身影在其中悄无声息地显现,立于大道尽头的金属大门前。她抬起头,望向面前几近拔地而起的高楼,窗户间透出的灯光落入她湛蓝色的双瞳。

她深吸一口气,向前一步,指尖抵上了冰凉的金属。

“Imprinting.”她低声道。

下一秒,属于幕后森林的纹章猛然被光芒勾勒出形态,在银白色的大门上灿烂而炫目地燃烧。铁门无声息地向两侧滑开,Area BMS的核心地带向她开放。

 

虽说在夜间的工作不如白日那般舒适,但于她而言却并不如其他人那般令人不快。甚至——偶尔意外的有趣。这座城市最神秘的角落总是在嗅到了夜间的空气时才肯睁开眼睛,现出原有的样貌,在灿烂星空的映衬下讲述她所不知道的故事。

可惜今天的工作实在是和有趣这二字干净利落地撇清了关系,甚至连起因也只是她无聊时查阅数据发现了几个微小的异常。在脑海中思考着怎么熬过接下来近一小时的无聊时光,她有些无奈地踏进了大楼之中。

她的脚步在空旷的走廊间回响,临近会议室时却并没有被往日的喧闹盖过。她探头往里一望,平日最大的麻烦制造者已经偃旗息鼓地趴在桌子上睡去。往常白日里若是会议室有了人便总免不了是一片热闹,Doppelganger和一圈人斗嘴的场面几乎屡见不鲜。一想到这儿她不禁有些想笑——谢天谢地他们不知道,那份整天被鞭尸的“提请让Doppelganger出任幕后森林成员”的可怜提案正是出自她和DropDown之手。

DropDown身边的空位显然属于她,于是她拉开了他身边的椅子。然而她一不小心,椅子拖在地上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尖叫。她慌忙望向Doppelganger,祈祷着千万别无意间把他从梦中拖回现实。谢天谢地,他纹丝未动。

“诶......?晚上好啊Error!”Finixe倒是注意到了DataErr0r。

“晚好啊Finixe。”她笑着打了招呼坐下,“还好没弄醒Doppelganger。”

“一会就不得不叫醒他了......”DropDown探头过来插话,“呃,我是说,如果Aleph不来的话。”他对着DataErr0r眨眨眼睛,她相当确信他的意思是Aleph今天要当一只彻头彻尾的鸽子。

“早知道你要抓我们开会我干脆就不说了,”她无奈地道,随手捏起了桌子上的一次性塑料杯,心里暗自怀念着房间里温暖的床铺和那台放在柜子上的Switch。

“让全幕后森林夜半开会的大功臣,我。”

“所以是什么事?”Finixe好奇地发问。

“待会开会再说,那样你们就可以一起殴打我。”DataErr0r耸耸肩,心里暗自祈祷DropDown待会千万别说漏嘴,告诉大家这个会议的起因全出于她无聊时查看了这几天魔力监控的数值变化。

时钟飞快地走向十一点一刻,马上就是约定好的会议时间。她面对着还缺了一半人的圆桌暗自叹气,眼睛已经看向了DropDown。

“离一刻还差四分钟,还缺一半人......要不就这么开始算了?”

DropDown看着桌边的三个椅子,脸上挂着无可奈何的笑容,“行啊,那就——”

只是DataErr0r一开始就没打算让他说完,她伸出脚,恶狠狠地踩向睡得正香的Doppelganger。

白发蓝瞳的分身立刻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他一脸绝望的抬起头来,将碎发胡乱拨到一边。“醒醒Doppel,开会了——”

“为什么是我?”

“因为Aleph咕了。”她指指剩下的空椅子,“可能有人喷洒过量除草剂,大概吧。”

“Nhelv不是也没来——”

“一,”DataErr0r已经准备堵他的嘴,“Finixe和Nhelv都不是你同家。二,Finixe醒着。三,你要是还打算睡,LeaF家就算全体缺席。”

“还没一刻钟呢!!!”Doppelganger指指挂钟。

“就差三分钟,”Finixe接过话,“别睡了......”

“......太过分了,”Doppelganger满脸怨气,“信不信我下次往你们的水里下MARENOL,致死剂量的那种——”

然而DataErr0r眼角余光已经看见了一团灰色烟雾无声无息飘进了会议室,她趁机对着Finixe眨了眨眼睛。后者明显是收到了暗示,脸上的表情已经开始憋笑。

“往水里下MARENOL?”灰发的亡灵在雾气中现了身形,红色的眼睛望向刚刚还在试图与DataErr0r斗嘴的Doppelganger,“可以试试,”她说。

I的分身顿时噤了声。

“好吧......那么,靠谱人员到齐了,不靠谱人员——”她看向Doppelganger,“也醒着,”她看向后方的挂钟,对着DropDown比了个“请”的手势,“来讲点正经事情吧。”

“那我就开始了......?”DropDown站起身来,椅子又刺耳的发出了一声尖叫,“是这样的,这几天的午夜十二点,我和Error在城市的魔力监测系统上发现了一个异常的变动,虽然还没有到能够触发警报的程度,但是波动程度每一天都在增大。”

“其实我觉得实际上没有守在这里的必要,毕竟只是数据波动,在这里也看不到什么,但是觉得还是通知一下比较好,”她接过话,指尖在空中一划,调出几片悬浮着的蓝色光屏。她习惯性的试图去敲敲上面显示着的图表,手却直接穿了过去,“......我还是习惯那种投影板......”

“需要的话可以把会议室的投影开起来?”DropDown问道。

“不用,我就随口说说......总之实际上不是什么大问题......就希望大家这段时间注意一下。然后DropDown说,希望各位留到十二点整看看能不能观测到什么异常。”

“总觉得看上去不像是什么好事......”Finixe开口,“也许我们应该调查一下?”

“过往有类似的记录吗......?”Doppelganger开口发问,“说不定能找到什么线索......”

“有的话大家今天就不用坐在这儿了......”DataErr0r叹了口气,“我调查了所有的事故报告,也查了是否有相似的数据异常,结果什么相似的都没有......”

“DataErr0r......?”Nhelv轻声开口,浅红色的瞳闪动了一下,“七楼。七楼的纸质资料库。”

DataErr0r愣了一下,站起身来,“你怎么知道......?”

“我更喜欢纸质文件。”

她顿了一下,站起身来,“我去看看。”

 

她匆匆忙忙冲出会议室外,听见DropDown她在身后大喊着“五十分之前回来”。

资料库的大门显然许久没有再被打开过,灰尘扑面而来,呛得她禁不住咳嗽了几声。她伸手打开房间内的电灯,却发现它们也因年久失修而开始闪动得忽明忽暗。她深吸一口气,踏进许久未曾有人进入的房间之内,开始寻找那几份久远的文件。

 

【Nhelv】

她望着DataErr0r冲出房间,蓝色的风衣在她身后飘动。DropDown也匆忙跟出去,他的声音在走廊间回响。

显然会议室的桌子多灾多难,她看着桌子上被打翻的水杯想到。

Finixe的反应比她快得多——不死凰又干起了收拾残局的工作。桌子上的抽纸已经被拿去吸干溅了一地的水,Finixe捏着那个不幸的杯子瞄准,“啪”的一声正中垃圾桶。

她却并没有在意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就连DropDown回到了会议室的桌子边询问大家还有什么意见都没能引起她的注意。

有什么东西不对劲,她心底有个声音对着她大喊,“你漏掉了东西,”它这样说,“这场会议没那么简单,DataErr0r发现的数据异常比她以为的要重要的多,这背后的问题——不是你自以为的那么容易解决!!”

她深知自己的预感从未错过,只是她并不知道应该从何对人说起。那毕竟是缥缈而无形的东西,没人需要承担她的不安。

她深吸一口气,那种糟糕的感觉这几天以来都没有停止在她的脑海里萦绕。楼上的纸质资料库她确实去过,也的确查阅过那些老旧的文件。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其中有哪份文件的内容看上去和自己的预感相吻合,但她却无法回忆起哪怕是一丝一毫。

也许需要明天再去一次,她想,眼前仿佛浮现出常年无人拜访的资料库破旧的样子。

“Nhelv......?那个,你在听吗?”Finixe的声音突兀的在她的耳边响起,把她拉回了现实。

“抱歉......我有点走神,”她慌忙道歉,对上Finixe的双瞳,“所以......?”

“是这样的,”DropDown开口解释,“刚刚Finixe提到,我们可以去河边观测,Finixe说,如果波动足够强烈的话她还可以试着追踪——”

“河流是魔力载体......听上去是个好主意。”她愣了一下,“所以......”

“快要半点了,”Finixe兴奋地开口,“这里离流音河还有一段距离,如果走过去的话多半赶不上十二点整,我能直接飞过去,Nhelv你介意带着DropDown走吗?”

别去,留下来。她脑海里的声音再次响起。去。它又这样反驳刚刚的话。

她深吸了一口气,勒令那两个声音闭嘴。

她点点头。

DropDown把手伸过来的时候她听见他低声说了一句“麻烦了”。她轻轻地捏住了他的手指尖,闭上了双眼。

下一瞬,她能感觉到她的实体分崩离析,化为一片片缥缈的虚影,借着阴影无声地在夜晚中旅行。

 

她在横跨流音河的大桥投下的阴影中现了身,双脚踩上了坚实的大地。她看见DropDown在冷冽的空气间略微瑟缩了一下,然后裹紧了他的风衣。她伸出手来,淡红色的光芒在指尖凝结,它们在空中盘旋缠绕,点起了一个神秘的符文。

“这是......?”

“Finixe飞过来需要时间。她需要知道我在哪儿。”她说,“能麻烦你先留在这里吗?我想先去四周看看。”

“没问题。小心一点啊。”

她勉强扯开嘴角对着DropDown笑了一下,转身向河滩走去。那种不对劲的预感愈加强烈,她甚至感觉到它们已经开始试图为她指引出方向。她在河边蹲下,看着河流从地平线的尽头蜿蜒而来,在灯光的映照下泛起微微的银色。

【TBC.】

其实我本来想写完Nhelv的这个部分再发的 但是我实在是肝不动了【草】就 先这样【你


Area「BMS」阵营设定

EX万物理论:

◇Backstage Forest/幕后森林(B.F)


Area「BMS」中最基本的秩序的奠定者.由成员们所制定的法律基本全大陆通用.BOF/BOFU/G2R的冠亚季军基本都属于这里.历史并非如看上去的那么短暂——在很早之前B.F就拥有了第一批成员,在不断的发展中最终成为了全大陆基本公认的管理者.


◆「阵营纹章」森林


△阵营常驻:DataErr0r、DropDown、Aleph-0、Doppelganger、Nhelv、Finixe


◇The Council/十三人议会


因B.F人数太少,担心决策失误而出现的用于制衡幕后森林权力的组织.成员由投票选出.虽然看上去似乎处在于和B.F对干的状态,事实上却与他们同进退,在大部分时间里一起商议和管理事务.


◆「阵营纹章」圆桌


◇Children Of The Night/夜之子


Area「BMS」中为了从「影之军」之下保护大家而自发形成的组织,不受B.F也不受议会的管理.本质上和它们处于同一战线,但行事风格与原则与B.F有出入,有时会是很难处理的存在.组织相对来说较松散,且管理者并无对成员的绝对命令权.


◆「阵营纹章」猫头鹰&星空


△阵营常驻:Halcyon、Parousia、Black Lair


◇The Academy/学院


全大陆最权威,名气最大的学术组织.总部有两个,分别坐落在科学之都赛瑞斯和魔法之城梅瑞科.大部分的学者们基本上都属于此.


◆「阵营纹章」科技部→原子模型 魔法部→魔法书&法杖


◇The Story Of Legends/魔法公会SOL


总部坐落在魔法之城梅瑞科的公会,管理者与成员名单皆不明.似乎整个公会的作风看上去都相当随意且松散.与夜之子有人员重叠,并且显然这两个阵营关系相当好.


◆「阵营纹章」羊皮纸&羽毛笔


△阵营常驻:FREEDOM DiVE↓


◇Northern Lights/北境联盟「北极光」


因北境几乎不在幕后森林的管控之下,同时又受到影之军的威胁,为了求存,北境的各个城市自发组成的联盟.


◆「阵营纹章」极光


◇The Chaotic/影之军


怨念凝聚而成的「影子」们获得意识后组成的组织,几乎是全Area「BMS」最大的威胁.管理者不明.据说成员也有一部分是曲拟,但无法确认.


◆「阵营纹章」???

Area「BMS」城市设定

EX万物理论:

整块大陆实际上处在于一种地广人稀的状态,再加上来自于影之军的威胁,所以形成各大聚居区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各大城市间有大道连通,同时也有架设传送阵.但一般不开放传送.(北境传送消耗魔法储备,南境传送烧钱,以及远距离容易出错.)

中界是魔法与科技并存,北境主魔法,南境主科技.




<中心城「赛特瑞塔」/Centerita

Area「BMS」的核心地带,BMS数据库就坐落于于此.同时幕后森林与十三人议会的所在地.是魔法与科技并存的城市,总有着一些不为人知的有趣角落.

→转角咖啡厅

→不可能杂货铺

→BMS博物馆

→天文台




<浮空城「弗洛恩」/Flawn

如果说科技之都是各种黑科技的发源地,那么显然浮空城就是对于黑科技最直接的应用.基本上就是个大型空中实验室,是唯一一个只能借助传送到达的地区.(有翅膀的话除外x)




<科技之都「赛诺斯」/Sinorce

科学研究最密集的地区之一.是学院科技部的所在地.同时浮空城很大一部分就是出自于此地科学家之手.




<边境之城「拜德瑞斯」/Boundaries

最北边的城市,几乎与影之域接壤,是北境最为强大的防线.本是为守护北境而建立,却渐渐发展成了真正的城市.现任城主是Axion.出了拜德瑞斯的城墙再向北走一段距离就是夜之子们的防线.




<魔法之城「梅瑞科」/Mirake

北境最繁华的城市,说是所谓的“奇迹之城”也不为过.完全以魔法为基础而存在的城市,城内完全看不到科技存在的迹象.有着和中心城一样的各种神奇角落,是旅人们相当愿意拜访的城市.魔法公会SOL的本部坐落于此.




<暮色森林/The Twilight Forest

被Fading Star守护着的,永恒暮色的广袤森林,栖息着相当多的魔法生物.因为Fading Star的存在,是影之军不敢轻易进攻的区域之一.沿着森林中唯一一条大路一直向北就可以安全抵达不冻港.




<不冻港「奈特符尔」/Nightfall

唯一一个处在于极圈之内的城市,因为暖流的存在而成为不冻港.算是重要的交通枢纽之一.常有旅人为观赏极光而来.



Starbirds&Flarebirds

红蓝鸟的一点点设定x其实我早就想搞这两只的曲拟了【小声

红鸟蓝鸟其实都不嫌弃对方,但是蓝鸟太宅红鸟太跳
红鸟是容易惹上麻烦的体质,而且因为和蓝鸟在一起所以经常会把蓝鸟也一起卷进去.
久而久之蓝鸟就怕了【……】
蓝鸟不是真的高冷,只是不太擅长和人打交道所以总被当成高冷的大佬.
蓝鸟是星辰系法师,红鸟是火系法师.
蓝鸟是披肩单边眼镜小裙子,红鸟是短裤靴子很长的魔法袍.
蓝鸟的头发看上去有点闪闪的像星辰的感觉,红鸟的头发是有点像水晶一样的质感【就 宝石之国那种x】
两个人的耳朵都是翅膀的样子.
蓝鸟的翅膀是很大的毛绒绒的羽毛翅膀,红鸟的翅膀是半透明的 是有点像是一块块水晶拼出来的样子【
蓝鸟目前任职图书馆管理员,红鸟是冒险协会成员
当图书馆管理员的理由是离红鸟近而且可以借职务之便把珍贵的藏书古籍看个遍.
蓝鸟年龄不明,推测是千年萝莉【x

关于红鸟的翅膀
硬的硬的硬的【。】而且敲的碎 一个高阶魔法过去基本上就报废了【……】 会超痛不过不会流血【。】被敲掉的地方会再长出来不过要很久【。】如果打架翅膀碎的太严重会飞不起来在地上扑腾好几个月而且还容易扎到自己【迫真】

补了红鸟的翅膀可以被打碎这个设定之后的一个飞速摸鱼(

然后是一声清脆的碎裂声.然而就在那一秒,Starbirds眼中的世界仿佛都凝滞了.
可她什么都做不了.
Flarebirds的羽翼.那对浅红色的,半透明的,像是水晶一般闪闪发光的羽翼.
被击碎了.
它们的碎片在空中飞散开来,被林间落下的阳光照射着,折射出耀眼的光晕.
她看到Flarebirds的脸色瞬间因为剧痛而变得惨白,红发的魔法师呛出的那口鲜血滴落在了地面上.
Starbirds终于明白她需要做点什么了.她握住法杖杵在地上,好不容易才让自己不要因为刚刚Flarebirds猛地将她推开来而摔落.
她举起手中的法杖想要还击,可Flarebirds远比她更快.
碎片,那些她羽翼的碎片——一瞬间静止在了空中.下一秒,在它们之上,燃起了耀眼的火焰.
Flarebirds稳住了身形,向前用力的挥手.
千万片碎块以它们能做到的最快的速度向前方冲去,Starbirds看到了它们径直扑入那群魔物当中.
然后那些魔物近乎在一瞬间之内全部消失了,化为空中的烟雾或是灰黑色的,肮脏的雾气,悄无声息的消散在空中.
火焰在地面上燃起.
仅仅是在做完这一切之后,Flarebirds就无力的跪倒在了地面上——青草,泥土,低矮的灌木丛.她费力的抬起手——Starbirds已经看出来那仅仅是逞强——打了一个响指.
那些跃动的红色光焰消失了,像从没存在过一样.
Starbirs冲上前去,握住了Flarebirds垂下来的手.

2018.谢谢,有你们在真是太好了www

摸鱼,自家红蓝鸟的互动

“所以,干不干?”Flarebirds顺手把羊皮纸摊开,放在了Starbirds的面前.
“不.”Starbirds连头都没有抬,“没人对你接的那个探索无尽之森的任务感兴趣.”
“更何况,”她说,“魔法师什么时候擅长长途跋涉和这种麻烦的要死的体力活了?”
“呃啊,行行好——”Flarebirds拖长了腔,“就这么一次——”她说着,伸手去拽Starbirds面前的古书.
“……”小小只的星辰法师终于抬起了头,蓝色的眼瞳死死盯着桌前高了她起码两个头,套着淡红色魔法袍的Flarebirds.
“你每次都这么说.”
“拜托啦——好不好!!!!”
“有没有报酬.”Starbirds叹了口气.
“魔法水晶.”
“……”
“那高阶魔法卷轴行不行?”
“……”
“呃,那,那个……”
“你好吵啊.”Starbirds说.
“……没有下次了.”她抢回被Flarebirds拽着的古书,“刚刚说的两样报酬一个都不准少.还有,别给我惹出什么乱子来啊红鸟.”

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

Chapter「LEGENDARY」

是自家过气天团xxx
【光速逃离现场.gif

「About STORIA」

Axion·Selentia
塞伦缇亚国这一代的君主.
然而夺走她的王位的阴谋在她继位前就已经悄悄发动.在Axion的加冕礼那一天,这场加冕礼真的变成了The Red Coronation.
可是,用自己的力量守护着这个国度的人可不止Selentia这一个家族.他们因疏忽大意没能暗中帮助Axion保住王位,然而其中一位的决断和单独行动却保住了Axion的生命.

“是时候——把所有东西物归原主了!!!”

Aiolos·Halcyon
风神,吟游诗人与旅者之守护神.
受了另外一位神以「世界法则」的力量所发动的诅咒的风神.为此,她作为元素神,对魔法元素的感应能力却不断的被削弱.
而这个诅咒千年都未曾消除.
“这样下去,我会……死……可是那样的力量,从这个诅咒存在的那一秒起就不复存在了啊……”
能力被削弱到仅仅相当于人类魔法师的Halcyon,已经开始等待生命进入最后的倒计时.然而——

“我本来已经在等待……离开这个世界了.谢谢.”

Black Lair
拥有龙族血统的屠龙者.
畏惧着自己身上属于龙类的力量,害怕自己总有一天会被它反过来所控制.
害怕着这个世界,憎恶着自己的命运.于是她举起了剑,向着那些恶龙.
“起码这样,在那个必然的结局来临之前,我还可以……做点什么啊.屠龙者终而为龙,千年未曾消散的诅咒啊.”
然而,在那一天,森林深处之中,她遇到的一个存在彻底扭转了她的命运.

“不会那样的.你要相信你自己,和你的意志啊——我……会守护你的.听到了吗?你被……报之以歌了啊.”

Niflheimr
冥神,冰霜之神,轮回之神
以自己的力量默默守护着世间生灵的神,然而不被知晓更不被承认.孤独的她在安排好了一切生命轮回的秩序之后,悄悄躲在自己构筑出的结界里沉沉睡去.
时间流逝的概念对她而言已不再存在.
然而她还是会醒来.
再次睁开眼睛的她对现世一无所知,而好奇心终于让她走出了那个「锁」住了自己的结界.
她开始一个人在世界上旅行.本以为接下来的时间里一直都会是这样了,可是有人突然站到了她的身旁.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陪着你.”

Vitaria·Elv「VIT Master」
精灵族的王.
虽然是王,可是真的什么都不想干呢——当然,本来也没有可以干的事情啊!!!
精灵族因为数千年的安定,王已经近乎成了象征性的存在.然而,危机却在悄悄的逼近.而所有人对此一无所知.
而Vitaria,本以为可以安然度过作为「王」的时间,现在却不得不开始承担在危机之下,属于她的责任.

“不管怎样……即使要付出我的生命,我也绝不——后退任何一步!!!”

土豆服务器和寄C4的梗(

【Dynamix公寓】

还是混了半篇更新【……】这周被学校作业坑害了所以只有这点(((

3-停电了!!!谁又双叒叕动了透明热?!

下午的天空阴沉沉的,仿佛是在酝酿着一场暴风雨.
维尼似乎听见了咔的一声轻响,在房间里的灯挣扎着闪动了几下后,整个房间近乎彻底陷入了黑暗,只剩下窗户中透过的光.
又停电了,他想.
他抓过桌上的钥匙,匆匆的下了楼.
跨过几步便是曲子们的公寓.他踏进大门,凭着记忆成功地找到了门牌上标着Perspicuus_Aestus的那个房门.
门铃响了起来.
他听见里面发出了一阵丁零当啷的声音,再加上匆匆的脚步声.
Perspicuus_Aestus拉开门,探出半个头.
“谁……?”她问.
“透明热,能麻烦你帮个忙吗?停电了.”维尼说.
“啊好……等下,我去拿下钥匙.”
然而从客厅的长桌折返回来,踏出了房门的Perspicuus终于辨认出了来者.下一秒,属于Giga15强大的能量就席卷了整个楼层.
“好啊,维尼……你居然……还好意思踏进这栋楼!!!!!”

听说二栋恢复供电的代价是维尼被群殴了.
-TBC-